您好!欢迎你光临从网上到床上――我的网络生活 _杏林园!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大千世界>>>从网上到床上――我的网络生活
从网上到床上――我的网络生活
发表日期:2009/9/13 7:12: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tcyk 已被访问 639

 

从网上到床上

我的网络生活


编/姗姗来迟
Divider

    “明华,什么时候过来给我试试你的十五分钟?我好想试试。”晓惠在电话里面挑逗着我。
  “没有问题,我随时为你效劳!”我也调侃着。其实我清楚,我们不过是说说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这“十五分钟”是什么意思?
  刚刚认识不久和她一起去洛阳看牡丹,回来的路上她色迷迷地问我一个问题:“你每次做爱大概可以做多长时间?”
  这种问题本来就是很私人的问题,叫人一时难启齿。在她口里说出来,居然是那么的自然。我当然也不可能一本正经,装得不解风情,笑笑地回答:“大约半个小时。”
  其实我清楚,正常情况下我当然不止半个小时,但我也不能直接说,因为这种事情说真话别人往往以为你吹,反而缩小一点说可以给人实在的感觉,女人多数觉得男人喜欢吹牛,事实也是,男人多喜欢吹牛。
  谁知道她马上接着说:“哦,那就是十五分钟拉。男人说话要打五折。”
  我倒,居然变成了十五分钟!我那么老实,已经缩水了一半多,她还是以为我吹牛,又打五折,女人呀!
  自从那次以后,她就常常逗我,总是说想试试我的十五分钟。
  接下来我要交待一下和晓惠的认识。
  那时候晓惠在一个幼儿园做老师一次我好同事去接他孩子的时候相遇的,其实之前我也经常从她们幼儿园门前经过,而且也经常能够看到她。感觉她穿戴清丽隽秀、语言流畅明快、表情生动感人,暗暗喜欢,便细致打量观赏她。慢慢和她交谈,在后来我总是找各种借口和同时一起去接孩子,也找各种借口和她说话。
  她很热情又很客气地让我加了她的QQ,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开始的时候多数是在谈论她的学校,慢慢的就扯到了生活。
  通过聊天,我知道是她是一个很开朗很活泼的女孩子,也知道她也象我一样刚经受过感情的背叛,一下子距离拉近了。我通过她知道了很多朋友,她通过我得到了很多支持和安慰。慢慢大家彼此都感觉很熟悉了。
  有一天她到我们这里公干,发了个信息给我:我在朱阳,刚刚工作完,你方便吗?
  我在朱阳的一个饭店里面见到了晓惠。
  我比她先到。见到她的时候,我几乎呆着了。
  面前是一个风姿绰约,体态柔美,丰腴诱人的成熟女郎。我几乎失态了,目瞪口呆。
  “怎么不招呼我坐下来?不欢迎吗?”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大大方方的坐下来了。
  她问我:“感觉我差别很大吗?”
  “不,只是真没有想到你今天这么漂亮。”
  “你真会说话,是不是骗女孩骗多了?”
  她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有,刚刚想学骗人呢。”
  “哦?骗谁呀?”
  “骗美女,你!”
  “我不用你骗,我自动上勾,呵呵,我这不是找你来了吗?”
  ……
  真是口齿伶俐,不愧是做老师的,让我有点招架不住,可又觉得很顺耳,听起来舒服极了。
  我似乎还不清楚肚子饱了没有,也不清楚饭菜的味道,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我居然一下子学会了说假话,找了个理由说要到市里办事情,把她送回学校。
  一路上自然是欢乐无比。

  我的工作很忙,忙起来就没有和晓惠怎么联系,除非偶然在网上遇到打个招呼。
  突然有一天又接到晓惠的信息:“明华,好久没有联系了,把我忘记得差不多了吧?”
  我及时地回她:“怎么会?只是有的人是放在心底,不是挂在口上。”
  “既然你那么有心,明天陪我去欢乐。星期六了,你也可以放自己的假吧?”
  “孤男寡女怎么欢乐好呢?”
  “当然是金水湖拉!”
  第二天我便和她在金水湖欢乐起来。惊喜叠出的过山车,让人紧张刺激的碰碰车,欢乐无比的划船游湖……留下了我们欢乐的笑声和失声的尖叫。

在金水湖欢乐了大半天,一会乐上一个高潮,一会又是感到了大汗淋漓,把我们弄得筋疲力尽。兴尽了,乐累了,大约五点左右便和她走出金水湖。
  我说要不要在水上乐园简单地吃点东西,她说她不喜欢在那里吃饭,太压抑了,既没有情调又没有气氛。不如我们买点东西去体育馆,不想面对餐厅里面的那种拘束。
  以极快的速度在一个超市里面买了一支红酒,一些现成的食品,我们就到体育馆,找了个草坪,铺了些报纸就坐了下来,静静地享受美酒食品和空气一色。
  太阳已经在走向下山,天色渐渐晚了,天边还有一些余晖斜照,红艳艳的扯着不肯归去。
  热闹了大半天,我们仿佛一下宁静了,慢慢地品尝着雪碧调的红酒,轻轻地随意地说说话,吃点东西。心里面也很平静。
  我也想不明白,面对着一个美女,我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好舒服,好温馨。
  夜色苍茫,慢慢的天黑了。
  路灯亮了,远远的,暗暗的。
  美酒助兴,美人相伴,我开始感觉有点陶醉。晓惠的脸腮也艳若红云了,似乎也有点醉人的气息。
  她问我:“你觉得我美吗?”
  我说:“美呀。”
  “怎么不见你赞美我的?”
  “我是喜欢藏在心里,不喜欢说出来。”
  “虚伪,要是你喜欢为什么不说出来?”
  “正是因为喜欢才不敢说出来。”
  说完这话,我有点愕然,我这不是在向她表白我喜欢她吗?
  她微笑着说:“男人都花心,除非没有功能的。”
  “……我没有花心的本钱,时间和精力都没有,为了三餐劳碌奔波。”
  “等你有时间了,有钱了,不用操心了。你也一样的。”
  “或者吧,但愿那种日子早点来到,呵呵。”
  ……
  时间过得很快,夜色正浓,我们也要回家了。车子到了她家所在的小区,她飞快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置身跑了。
  我又是愕然,一会才感觉一种甜密溢上心头。

  工作还是一样的忙,和晓惠的来往却越来越多了。很多时候,她都是发来这样的信息:“看书看得好累,明华,有空吗?陪我走走好吗?”
  除了工作,她最近似乎很少什么交际,多数都是在学校里面忙。
  我还是那么忙,但也渴望着她的邀约,总是排除万难去见她。
  得了几次奖后,她似乎很不满意自己的教学水平,比以前更疯狂地阅读那些教育书籍。其实我已经蛮佩服她的,很简单的一件小事她就可以用迷人的词句编织出来,让你品读起来回味无穷。
  在金水湖山顶公园的凉亭上,晓惠靠我身上坐,漫不经心地翻着《诗经》。
  这个衣着得体,既时尚又潮流,浑身充满充满诱惑的女人偏偏又那么《诗经》,真不明白这两样东西怎么可以混合在一起。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
  她让我试试翻译给她听,我看了一下,扯开嗓子:
 “南方有树高又高,藤葛树上缠又绕。嫁给明华哟心欢喜,做双新鞋把福招。
  南方有树高又高,藤葛树上叶儿茂。嫁给明华哟心欢喜,做双新鞋来泡你。
  晓惠gg象树高,晓惠mm如藤绕。嫁给gg哟心欢喜,mm新鞋做好了!”
  我这一胡扯把晓惠笑得乐弯了腰,一双小手不断地锤打我,一边骂亲昵地骂我:“你这臭人,好端端的诗句给你瞎编乱造,成啥样子了?别这样糟蹋它好吗?”
  和她这样胡扯倒是很开心的。
  静下来,晓惠慢慢的为我解读:
  “樛木 连理枝
  
  用满怀绿意葱葱的柔情
  缠绕款款君心
  将爱怜揉成
  寸寸娇柔的叶片
  枝头一串相思子的饱满
  摇着羞涩的欢欣
  郎君,今夜所有的纯真予你
  今世所有的福安予你
  不弃不离!”
  我感到陶醉,陶醉在她温柔的声音里,陶醉在优美舒畅的文字里,陶醉在她幽幽的体香里……
  就这样,我常常将她搂在怀里,听她读诗词。有时候,读到动情处,她也会悄悄吻我一下。当然,我有时候也会轻轻的吻她一下。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是那样亲昵搂抱着,享受着甜密的日子。

  和晓惠的相处,似乎就停止在那个阶段了。每次会面,都是找个地方玩,兴尽了饿了就找个餐厅吃饭,然后是送她回家。
  遇到没有旁观者的幽静的地方时就互相依靠着,她会挑逗我,然后是我对她轻吻、拥抱。然后终止。我平静的时候,她喜欢挑逗我,激发我的欲望。我心猿意马,开始欲火焚身时她又刻意地制止我。似乎对我别有用心。
  我感觉对她慢慢已经变成一种应酬了,可是又身不由己。我摸不清楚她的意图。说她不喜欢我,不象,说她很喜欢我,又不象。她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面对着青山绿水,我几乎是六根清净,她却要把我的思维往性方面引导,在我耳边轻轻说:
  “明华,你想不想跟我上床?”
  “想呀,当然想。”
  “那你会不会怜香惜玉?好好对我?”
  “……”
  我清楚她的婚姻处于那种无性爱状态。在洛阳,这种状态是很平常的。虽然自己身体很好,欲望也很强烈,但面对着自己的那位,一点感觉都没有,大家没有一点要求。她常常说她很久没有做了,和先生的关系是搁置在那里的,没有任何意义的。互相不管的。所以好想找个时间和我做,好好做一次。但也是说说而已,没有真正的下文。
  她一次又一次把我激发得欲罢不忍,我要深入探索她的时候她还是暗示制止了我。
  在女人面前,我是有相当的不自制能力的。
  平常应酬陪朋友去那些桑拿按摩场所,偶然遇上那些“专业女郎”,她们趁我不注意,按摩时渐进地悄悄拨弄我的禁地,挑动起我的欲望,但也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我自己很清楚,我不可能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做爱。朋友都笑我是怪人:“男人嘛,还有那么多讲究,该开心的时候就开心。”我可不认可。去夜总会,他们找小姐,我看来看去没有一个顺眼的,不是她们长得不好,是没有想接近的感觉。或者,我骨子里面就讨厌这些小姐。没有办法只好将就地找个应酬着。
  说这些不是表示我这人伟大或者崇高什么的,相反,我觉得我是一个普通而平常的男人,一样有欲望,一样的好色,喜欢欣赏女人。但和其他男人不同,我不能忍受召妓等一般人觉得正常的行为。没有心灵的沟通,没有互相的欣赏,没有互相的信任和爱慕,是不可能有性爱的。在这方面,我有洁癖。我不喜欢非得有套的感觉。我不明白身下如果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干着她的时候心里还提心吊胆地担心对方有什么进口病,是什么感觉?倒不如自慰好过了。我认为要做就尽情地忘却一切去做,放纵地做!所以我不喜欢强求。不是双方心甘情愿的,我会觉得索然无味。

 Divider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杏林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452673012 联系人:南山壶翁

琼icp备09005167